骂外卖小哥是“底层猪”的大学生可能误会了自

  安徽工业大学的一名大学生,点了一份外卖之后就去进行“上等人冥想”了。外卖小哥到了之后打电话不接,又因为大学如今都在封校,外卖小哥无奈只能在APP上报备了【联系不到客户】,就扭头先送下一单了。

  结果刚出发不久,“上等人”结束冥想,打电话来指责外卖小哥,你马上给我回来,还要把外卖给老子送到宿舍楼下。

  外卖小哥也好脾气,立刻折返回来给他送餐。万万没想到,送完餐之后外卖小哥收到了一段来自“上等人”的阶层侮辱:

  “叫你妈呢底层猪?你是什么东西啊,这辈子最底层的东西知道吗?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可怜吗?”

  说真的,超超也是没想到,如今一个非985/211的普通大学的学生,都能有这么傲娇的阶层优越感了。

  坦白讲面对这样的“上等人新闻”,我已经失去了骂人的兴致。有人觉得自己上了大学就“上等人”了,还有人觉得自己有了某个城市的户口就“上等人”了,在这个社会上,莫名其妙的优越感真的是无处不在。

  我就来聊聊,一个普通高校的大学生,通过自己的努力和时代背景的加持,在当下经济大周期的背景下,由普通人阶层跃升至“精英阶层”的可能性。

  你说我山沟沟里出来的贫困学生,通过自己努力考上一个985名校,然后在某个一线城市获得知名公司的offer,然后买车买房在城市站稳脚跟,也是一种阶层跃升。

  在国家统计局的标准下,年薪5万就已经算是迈入中产阶层的门槛了。可那位年薪肯定不止5万的外卖小哥,不还是被“上等人”骂成“底层猪”吗?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其实自古以来在中国人概念里,“鲤跃龙门”就没中产阶层什么事儿,你一个年薪几十万的小白领,好意思整天在外面吹“哥们我也算是鲤鱼跃龙门了”?

  所以胖友们,为防抬杠,我们有必要统一一个共识:我们接下来讨论的阶层跃升,不包括通过个人努力从底层爬升至中产阶层的这群人。

  在我看来,对于普通人而言,最近几十年真正实现阶层跨越的大浪潮实际上只有两波:

  一波是改革开放,尤其是加入WTO之后,中国加入全球产业链条过程中的制造业崛起之浪;

  这两波时代浪潮都造就了无数屌丝逆袭的传奇故事,你去翻2020年的大陆富豪排行榜榜单,上面的名字全都是受益于这两次大浪潮的掘金故事。

  当然富豪榜上有很多地产公司的老板,卖房子的确是中国过去30年最赚钱的生意之一,但实际上推动城镇化的最大动力,同样是中国制造业的滚滚浪潮,这个就不过深阐述了,稍微对宏观经济有所研究的都应该能明白。

  你说我二大爷白手起家靠捡破烂一步步垄断了我们当地的废品回收产业,如今也资产上亿了,这个确实有可能,但样本量太少,相比之下,光一个小米上市,一夜之间就创造了100个亿万富翁。

  昨天,A股历史性地突破了4000家上市公司,这每一家公司IPO的过程,就是一个制造亿万富翁的过程。

  实际上,加入一家风头正劲的独角兽公司,成为核心员工分得期权股票,然后和大家一起豁出命把公司拼上市,是近10年来中国最容易,普通人最够得着的“阶层跃升”方式。

  如果你运气足够好,能力足够强,贵人又足够赏识,的确有可能在公司上市的那一天,成为身价上亿的财富新贵。

  普通高校的普通大学生,在当下经济大周期的背景下“阶层跃升”的可能性有多大?

  以新闻里的这家安徽工业大学为例(不是对这所学校有意见,方便对照而已),贵校的毕业生,有可能获得一线互联网大厂或知名科技公司offer吗?

  大概就是你在酒店套房的大床上,看到超超正和汤唯高圆圆毫无邪念地在斗地主的几率。

  尤其是2020年,各知名企业不会明说,但应届生招聘门槛死死钉在非985/211高校免谈的红线上,是大概率。

  别说那种崇尚技术的科技互联网公司了,我有个朋友在某TOP房企,人家今年招新,211高校的本科生看都不看一眼。

  某市街道办的招聘公示里,被录取的同学清一色是清华北大的,连个复旦交大的都没有。

  美团前些天发布了一份《2020骑手就业报告》,这份报告里有一页很特别的学历统计,你可能不知道,如今有6万名研究生,17万名本科生在送外卖。

  十几年前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新闻媒体上已经开始盛行“最难就业季”的噱头了,可如今回头看看,再比照当下00后们面对的就业形势,“好工作难找”这句话是真不好意思说出口。

  我们那会儿毕业,顶多能算是一盆冷水泼过来,如今的孩子们大学毕业,社会直接端着高压水枪往你脸上喷辣椒水。

  你说进不了一线大厂和独角兽公司,我可以自己创业啊,说真的这个维度我都不想谈,就当下这个创业环境和融资气候,普通人创业成功实现IPO的几率大概是999死1生。

  当然,还有人说,成为不了财富精英,我可以去考公务员,努力成为政治精英嘛。

  这的确也是一条路,公务员考试虽又是一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比拼,但相对公平,可不是所有通过公考的同学,都有能力和运气,摘得政治精英的帽子。

  中国社科院研究院冯军旗,写过一篇轰动体制内的论文《中县干部》,根据他的统计,在中原地区某县,顺顺利利的话,干部们从科员晋升到副科,需要8年;从副科晋升为正科,需要3年;从正科晋升到副处,需要7年;从副处晋升到正处,需要7年。

  “1名22岁毕业的大学生,30岁成为副科,33岁成为正科,40岁成为副处,47岁成为正处。”这已经是普通大学生,最顺当的仕途升迁路线了。

  过了正处这个门槛,再往上升,除了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之外,还需要学历、能力、基层经验、人脉时运等多重因素的共同推动。

  这个就不深谈了,你找个体制内的同学去问问就知道,对普通人而言,体制内官员的晋升远远难过你创业成功的几率。

  恕我直言:在当下的中国,普通人成为政治精英的难度,远远高于成为财富精英的难度。

  全中国的亿万富翁(包括隐形富豪)加起来,人数可能有几十万人之巨,但14亿人里面,省部级及以上的真正政治精英加起来,人数可能不会超过5000人(国家未有相关统计数据,大致估算)。

  综上所述,我很难体会,是什么东西给了一个普通高校的普通大学生以勇气,对劳动人民发出“底层猪”的奚落?

  那位骂外卖小哥是“底层猪”的上等大学生,我不是说他在接下来的10年里没有登顶金字塔、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可能性。

  我是说他可能和绝大多数的普通大学生一样,在时代与命运摇晃的骰盅里,99.999%的概率,是一辈子要以鸡血式奋进,脱发式焦虑的方式,才能勉强维持一个“普通人”的标签。

  “张华考进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我们都有着光明的未来。”

  在改革开放初期,这句话的确是具有现实想象力的。李萍在技工学校毕业后,完全有可能成为一家制造业企业的老板,今天被称为果链概念第一股的立讯精密,创始人王来春当年就是在富士康流水线上打工的“厂妹”,如今身价超过500亿。

  20多年前,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前途也不一定黯淡,大强子当年创办京东的时候,最开始就在中关村从事高科技产品销售:卖VCD光盘。如今的大强子,任吃瓜群众再怎么埋汰,人家也是全球服不服排行榜上有名有姓的超级富豪。

  最近读了马斯克写的《周期》,很有感触。我不确定当下的周期是不是已经回摆至“最低点”,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目前全世界都没有看到宏观经济周期向上的摆动力。

  周期永恒,我当然相信窗口一定会有重新开启的那一天,但周期的一次短暂回摆,可能就有一代人要错过他们最美好的十年。

  今天的年轻人面对的,是周期的回摆,时不时还要挨上资本收割的一镰刀,经常性地被社会“好大哥”狠狠地抽上一鞭子。

  张华考进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四大”成了一名见到表格就想吐的金融民工,我坐在后厂村的一线互联网大厂里不熄的灯光下撸代码,我们都有着996的疲惫和35岁被“优化”的未来。

  一个拼尽全身力气,才能勉强挤进中产阶层队伍里的“一次性人肉干电池”,却嘲笑外卖小哥是“底层猪”,这不是可笑,这是可怜。

  一个人对世界狭隘的认识,终将反噬自己。这个代价,一个人可能要用很多年,甚至一辈子才能明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青年大学习|“一国两制”是完全行得通、办得到、得人心的(第九季第十二期)

  别小看这条小小的输气管道!德国政府表态,默克尔调整政治角力,这次普京能答应吗?

  扶贫干部齐“充电” 海口市举办2020年帮扶责任人及新上任扶贫干部(美兰专场)培训会

上一篇:经济管理学院特邀江西财经大学张蕊教授前来讲
下一篇:视障学生考进大学然后呢?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河北:2020年高考共录取考生5727万人
服务热线

http://www.jaylengrace.com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